本頁位置:廣東新聞網 > 文史博覽 > 正文

楊開慧生三子毛岸龍 毛澤東第四天才有空到醫院

http://www.6532828.live    2013年11月18日 13:51     來源:中國新聞網

秋收起義(油畫)


楊開慧和兩個孩子。


  第三個兒子出生

  隨著臨產期的來臨,沒過多久,楊開慧住進了武昌醫院。

  1927年4月4日,這一天正是農講所舉行開學典禮的日子,楊開慧和毛澤東的第三個孩子毛岸龍呱呱落地了。雖然近在咫尺,可是父親毛澤東在第四天才在百忙中抽時間來到醫院,看望妻子和自己的新生兒子。

  楊開慧3次生孩子,毛澤東3次都沒在身邊。毛澤東走進病房就說:“你3次生產,我都沒來守著,真對不起! ”

  楊開慧撐起虛弱的身子,豁達而又略帶嗔怪地回答說:“生小孩,你在這里我要生,你不在這里我也要生。 ”

  陪在醫院照料的陳玉英,抱著出世才4天的岸龍給毛澤東看。

  毛澤東接過孩子,很疼愛地看了看,并風趣地說:“讓我來看看,沒有哪個把我的毛伢子斛去吧! ”

  開慧笑了,病房里的其他人也都發出愉快的笑聲。

  匆匆而來,然而,毛澤東坐在床邊說了一會兒話,就把岸龍遞給陳玉英,又匆匆離開了醫院。

  此時,正是蔣介石“四一二”政變前夕,風聲鶴唳,政治局勢異常嚴峻,如何解決農村土地問題、滿足農民的土地要求,成為拯救時局和解決革命出路的迫切問題。 4月2日,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第五次擴大會議決定,由鄧演達、徐謙、顧孟余、譚平山、毛澤東5人組成土地委員會,“由此會確定一個實行分給土地與農民的步驟”,“做成鄉間普遍的革命現象”。毛澤東正在全力忙于此項工作。這些天,土地委員會要在武漢召開2次委員會、5次擴大會、4次專門審查會,對土地問題進行討論、決策。因為土地問題事關重大,每次會議都爭論很大,毛澤東總是力陳己見,是會議的中心發言人之一,因此,連妻子生產也都顧不上,現在他又趕去開會了。

  這天下午,向警予來看楊開慧。

  此刻,她與楊開慧故人相見,十分親熱,回憶以前在長沙的時光,敘述別后之情,一直到天黑,向警予才離開醫院。臨走時,她悄悄地對開慧說:“上海出事了,蔣介石發動反革命政變,好多同志被殺。 ”

  “哦?! ”開慧感到驚訝。

  向警予說:“也沒有什么了不起,我們正在發動武漢工人游行,跟他們斗。形勢不同呵,過去是我們的朋友、同志,有的可能變成我們的敵人。你要注意警惕! ”

  送走向警予,楊開慧細細回味著她說的話。

  這時,毛澤東來了。楊開慧聯想到這些天傳說的消息,知道形勢一定十分嚴重,再也不愿躺在病床上了。她什么也沒問,當天,便出院回到了督府堤家里。

  “四一二”政變后,毛澤覃奉黨的指示,與妻子周文楠一道,從廣州乘船到上海然后轉赴武漢,恰巧在船上碰見了二哥毛澤民。船到武漢后,他們找到毛澤東,毛澤民被分配做印刷廠的工作,毛澤覃被分配到國民革命軍第四軍政治部工作。毛澤覃的妻子周文楠身懷有孕,就和楊開慧他們住在一起。

  這時,督府堤41號除了毛澤東、彭湃、夏明翰3家外,還增加了蔡和森、毛澤覃兩家。而對于毛澤東和楊開慧一家來說,還多了一個可愛的小寶寶——毛岸龍。

  做最壞的打算

  局勢越來越緊張。7月12日,根據共產國際的指示,中共中央進行改組,陳獨秀停職,由張國燾、李維漢、周恩來、李立三、張太雷組成臨時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主持全國大局。 7月15日,汪精衛公開宣布同共產黨決裂。

  7月20日,剛剛改組過的中共中央臨時常委會發出 《中央通告農字第九號——目前農民運動的總策略》,明確提出中國革命已“進到一個新階段——土地革命的階段”。

  毛澤東率先響應通告的精神。

  7月底,毛澤東起草了《中共湖南省委關于湘南運動的大綱》。在這個文件中,毛澤東表述了下列意見:“湘南特別運動以汝城縣為中心,由此中心進而占領桂東、宜章、郴州等四、五縣,成一政治形勢,組織一政府模樣的革命指揮機關,實行土地革命,與長沙之唐政府對抗,與湘西之反唐部隊取聯絡。 ”

  8月1日,中央常委批準了毛澤東關于湘南運動的建議大綱,并寄發湖南省委。

  同一日,以周恩來為書記,李立三、彭湃、惲代英等人為委員的前敵委員會在江西南昌發動起義。這一次起義揭開了中國共產黨武裝反抗國民黨反動派的序幕。

  8月3日,中共中央發布《關于湘鄂粵贛四省農民秋收暴動大綱》,其中規定組織湖南特別委員會,由毛澤東任書記,成員有夏曦、郭亮和任卓宣。

  南昌起義爆發后,8月2日,武漢政府露出了猙獰面目,汪精衛發出“寧可枉殺一千,不可使一人漏網”的瘋狂指令,大規模地逮捕、屠殺共產黨人和革命群眾。與此同時,一切工會、農會和革命團體都被封閉。一時間,武漢三鎮處于“白色恐怖”之中。

  此時,楊開慧早就做了最壞的打算,她把板倉老家的族兄楊秀生叫到了武漢,讓他先把保姆和孩子帶回湖南鄉下。對此,陳玉英回憶說:“武漢形勢越來越緊張。我們只在武昌住了四個多月,就回湖南了。七月中旬,板倉的楊秀生接了我和岸青,還有十一件行李,大都是毛主席、開慧同志看過的書和寫的筆記,回到了開慧同志家鄉——長沙縣東鄉板倉。 ”

 [1] [2] [下一頁]



[編輯:nimo]

分享到:4.49K

 視頻資訊:《品》欄目

《品》欄目
品時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質、品位
、品牌
怎样支付宝做任务赚钱是真的吗 英超亚洲杯 正版跑狗图 足球直播比分 陕西yy麻将苹果版本 幸运赛车前一 四肖期期准免费准 山西掌上麻将扣点4人安卓 pk10牛牛开奖 东方财富网股票行情 手机qq麻将官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