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位置:廣東新聞網 > 文史博覽 > 正文

19世紀日本曾從多方面為打敗中國做準備(圖)

http://www.6532828.live    2014年03月31日 13:43     來源:中國新聞網

甲午海戰中的場面(版畫) 阿瑟·B·布朗作


圖為清軍山東威海趙北嘴要塞內的重型加農炮。 資料圖片


上圖為甲午戰爭中的黃海大戰。 圖右上為北洋艦隊將領鄧世昌像。 資料圖片

  編者按

  今年,又逢甲午。兩個甲子前的1894年,對于中國人來說,是一個不堪回首的年份。這一年,中國和日本之間爆發了亞洲歷史上第一次蒸汽機艦隊的海戰,號稱“世界第六、亞洲第一”的清朝北洋水師全軍覆沒,有數千年文明史的“老大帝國”慘敗于一個“蕞爾小國”;仡欉@段歷史,既能回應現實關切,又能傾聽未來呼聲;诖,從今天起,本刊陸續發表一組文章,敬請關注。

  晚清以甲午戰爭為高潮的中日沖突,決定了近代東亞力量格局的走向。當時,日本的戰略目標是在中國直隸(約今河北)平原與清軍進行主力決戰,并認為能否達到此目標的關鍵在于海軍作戰之勝負;而清軍戰前沒有明確的戰略方針和作戰計劃,更無統籌全局的戰略指導。結果,日軍未經直隸平原決戰便達到了預期的侵略目的。

  日本把打敗中國作為國家戰略核心

  1868年發動的明治維新,把近代日本導向擴張主義的道路。明治政府認為,與日本相似的島國英吉利之所以富強,主要是依靠近代大工業生產和對殖民地、半殖民地國家進行劫掠性貿易,日本也必須走這條發展之路;歐美各國的民主制度不適合日本國情,日本應仿效普魯士的集權政體,建立“皇統一系”的天皇集權制國家,實行“武國”政策,奉行俾斯麥式“強權即公理”的實力外交路線。如此,日本遂形成東西復合的赤裸裸的軍國主義。

  1868年4月6日,剛成立不久的明治政府就以天皇名義發布《御筆信》,聲稱要“開拓萬里波濤”,使“國威布于四方”。明治政府把擴張海外作為國家戰略,其核心是打敗中國。明治初期,日本因力量尚不足,避免與清朝直接沖突,而是首先謀取琉球(1872年),又進犯臺灣進行試探(1874年),并逐步加緊對朝鮮的侵略滲透(1875年)。至1890年3月,“大陸政策”底本出臺,日本首相山縣有朋和外相青木周藏炮制侵略中國和朝鮮的意見書,稱日本本土為主權線,與日本安危相關的中、朝等國為利益線;日本不僅要防守主權線,還要保衛利益線;在近期內先占領朝鮮、滿洲和俄國的濱海地區,乃至把朝鮮和滿洲并入日本,明確規劃了以大陸為主要目標的擴張戰略。為此,從19世紀70年代后期開始,日本便從多方面為進攻中國、打敗中國做準備——

  改革軍制。早在1873年初,明治政府就頒布《征兵令》,仿效歐洲國家,用普遍義務兵役制取代武士職業兵役制,建立常備軍,按德國操法訓練士兵,同時設立陸海軍各種軍事學校,培養軍官、軍士和軍事技術人才,并對公民普及軍事教育。1878年,成立由陸軍省、參謀本部和監軍本部組成的中央軍事機構,“統全國兵權于中央”。1883年,將軍隊的鎮臺制改為師團制,建立近代化軍隊組織體制。1893年5月,日軍制定《戰時大本營條例》,確立舉國一體、高度集權的戰時最高司令部體制。

  擴充軍備。1880年,參謀總長山縣有朋建言天皇,把擴充軍備作為當務之急。經多年發展,1890年日本軍費開支占到國家預算的30%,1892年又增至41%強。大力發展海軍是日本擴軍備戰的重點。1868年以后,明治政府采取增加稅收、發行海軍公債等方式購船造艦,并專門針對清朝北洋海軍的特點,著重提升艦隊的航速和火炮射速。到甲午戰爭前,日本海軍已擁有55艘艦艇,加上4艘代用商船,總排水量約為7.26萬噸,總體實力超越清朝北洋艦隊,軍艦航速、火炮射速明顯優于清朝海軍。

  發展軍事工業。學習德國經驗,建立類似克虜伯公司的大兵工廠,為此把關口制造所、長畸制鐵所、石川島造船所、橫須賀制鐵所分別整治擴建成東京炮兵工廠、大阪炮兵工廠、海軍兵工廠、橫須賀海軍工廠等,據1887年的統計,它們共擁有動力機械69臺、蒸汽動力1511匹馬力、工人6870名。而當時日本的其他34家民用工廠,只擁有動力機械58臺、蒸汽動力905匹馬力、工人4588名。

  局部改革的清軍仍是舊式軍隊

  反觀清朝,雖然1874年日本進犯臺灣一度令朝野震驚,開始意識到防范的必要,但受到多種因素的制約,清朝各方面準備嚴重不足。

  首先,對明治維新后日本的迅速崛起普遍缺乏認識。直到甲午戰爭爆發前,許多清朝軍政大員還視日本為“彈丸之國”“蕞爾小國”,對日本國體政體的變化漠不關心,對日本軍力已超過中國的嚴峻現實茫然不知,沒有意識到日本的決定性進攻已迫在眉睫。北洋艦隊自1888年成軍后,便停止購買艦船、炮械,應當用于改善軍隊裝備的海軍經費甚至被挪用來修建三海和頤和園,供慈禧享樂和慶壽(1894年陰歷十月初十是慈禧六十大壽)。

  其次,軍事改革步伐緩慢,軍隊近代化程度低。清政府從19世紀60年代開始引進西方近代軍事技術,興辦軍工企業,仿造近代槍炮艦船,創建近代海軍艦隊,并開設新式軍官學堂,培養陸海軍軍官和軍事技術人才。但晚清的這些改革、自強措施,受到強大的封建保守勢力的嚴重阻撓,舉步維艱,進展緩慢;而且,各種舉措都由封建官僚采用封建衙門的方式經辦,任人唯親、派系傾軋、各自為政、弄虛作假、營私舞弊等傳統惡習,很快便滲透到新機構的各部門中,使新興的事業無法得到健康發展。搞了30來年,國防工業仍極其孱弱,始終未擺脫對外國的嚴重依賴,直到甲午戰爭前,清軍還不能裝備國產的系列槍炮。特別是由于清廷固守腐朽沒落的“朝制”,把軍事改革局限于技術層面,使得軍隊組織體制的改進甚微,軍隊維持著舊的勇營編制。即使是新建的海軍,官制也完全按舊軍制,具有濃厚的私屬性和嚴重的派系,南、北洋艦隊無法統一調動指揮。直到甲午戰爭爆發,清軍仍是拿著一些新武器的舊式軍隊,未能真正形成近代化戰力。

  其三,塞防和海防同時告急。19世紀60—70年代,中亞阿古柏和沙俄入侵新疆。日本進犯臺灣、并吞琉球、入侵朝鮮,正當新疆危機熾烈之時,清朝的塞防和海防同時告急,引發海防、塞防孰輕孰重的爭論,最后形成海防、塞防并重的認識,反映出晚清在國防上腹背受敵、難以兼顧的實情。晚清在軍事上處處設防、各自為守的消極防御思想,更加劇了這種狀況,以致海防經營多年,始終未能改變被動挨打的局面。

  沒有對日戰略的清政府舉措無方

  在日本蓄意挑起甲午戰爭時,清政府因沒有明確的對日戰略,而心中無數,舉措無方。

  1894年(甲午年)春,朝鮮發生東學黨農民起義,請求清廷出兵代剿。李鴻章一度擔心日方借此生事,惹起戰禍,因而心懷疑慮。日方以“我政府必無他意”的虛假承諾,誘使清朝出兵。李鴻章在毫無大戰準備的情況下,于6月6日派遣2000多名清兵赴朝鮮牙山“助剿”。日本見清廷落入圈套,立即出兵朝鮮,占領漢城附近各戰略要地,于7月23日闖入朝鮮王宮,囚禁國王李熙及閔妃,誘使大院君李昰應主持國事,逼其宣布廢除與中國的一切條約。7月25日,日艦在豐島附近海域偷襲清朝軍艦,擊沉運兵船“高升號”,日本陸軍同時攻擊駐牙山清軍,由此發動伺機已久的對中國的決定性進攻。8月1日,中、日兩國同時宣戰。

  此戰,日本傾舉國之力以求一搏,是要與清朝進行戰略決戰。清政府沒有料到戰爭來得如此之快,也沒有研究過對日作戰的戰略和方案。把持朝政的慈禧戰和搖擺不定,當日本悍然挑釁、群情激憤之時,便支持對日開戰,還認為可以輕易取勝;而當初戰不利時,便“但求從速和解了結,免得耽誤做壽”。具體負責戰爭指揮的北洋大臣兼直隸總督李鴻章寄望列強調和,未能積極備戰,而且授權有限,事權不出北洋,難以起到全權指揮全局的作用。開戰后,清朝指揮機構的組建,作戰計劃的制訂,兵力的調動、部署都茫然無緒。

  清廷當時所采取的作戰方針大致是“陸攻海守”:陸攻,增派幾支清軍赴朝,于平壤集結后南下,與先期在牙山的清軍合擊,驅逐在朝日軍;海守,以海軍各艦隊分守各自防區的港口,北洋艦隊集結于黃海北部,扼守渤海灣,并策應入朝清軍。但在宣戰之前,牙山清軍已于7月29日戰敗北撤,“陸攻”計劃隨之被打亂;倉促入朝的清軍攻不了也守不住,9月便全線潰退,很快又棄守鴨綠江防,日軍得以迅速向遼東推進。海上,9月17日,北洋艦隊在沒有充分交戰準備的情況下,前出至鴨綠江口,與急欲尋戰的日本艦隊遭遇,于倉猝應戰中遭受重大損失;次年2月在日軍海陸圍攻下,全軍覆沒于威海衛。1895年4月,在“海陸交綏,戰無一勝”的情況下,清廷被迫同日本簽訂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由此,日本完全實現其戰略目標,一戰而擊敗晚清中國,占領朝鮮和臺灣。(特邀嘉賓 軍事科學院中國歷代軍事歷史研究室主任 鐘少異)

  來源:光明日報



[編輯:nimo]

分享到:4.49K

 視頻資訊:《品》欄目

《品》欄目
品時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質、品位
、品牌
怎样支付宝做任务赚钱是真的吗 江苏虚拟足彩开奖 微信打字赚钱平台30元 双波中特公式 股票k线趋势图 熊猫棋牌所有版本 学生如何在网上赚钱 nba停赛 上海哈灵麻将官网下载 怎么买平特稳 股票技术分析趋势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