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位置:廣東新聞網 > 文史博覽 > 正文

廣州19世紀就有跨國財團 "怡和行"曾向英商放債

http://www.6532828.live    2014年04月01日 16:04     來源:中國新聞網

  廣州十九世紀就有跨國財團

  十三行首富伍秉鑒行走政商兩界 善于積累人脈資源

  “典型頑固不化的茶鬼,20年來唯以茶拌飯,茶壺鮮有冷卻時,與茶為伴歡娛黃昏,與茶為伴撫慰良宵,與茶為伴迎接晨曦!边@是1757年英國作家T·約翰遜寫在自畫像上的一番話。這番話既是他自己,也是其數百萬英國同胞“嗜茶如狂”的生動寫照。自從1662年葡萄牙公主凱瑟琳帶著一小袋茶葉遠嫁英王查理二世后,喝茶的風氣席卷英倫三島以及北美殖民地。最初,英國從中國進口的茶葉一年不過數百磅,而到了1770年,進口總量已飆升至近千萬磅。

  那一邊,英美的紳士淑女為茶而狂,無茶不歡;在這一邊的廣州珠江畔,也許就有很多來自福建茶鄉的富商巨賈舉棋若定地看著一箱箱采摘自武夷山的茶葉運上洋商的貨船,心中算盤珠撥得飛快,計算出巨額的利潤。十三行行商之一 ——怡和行行主伍秉鑒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伍家以茶起家,在內深織官場人脈,在外善與洋商結交,終成百年大族,世界首富,其精明的商業手段及人脈經營能力,對今天的商場中人仍不無啟迪。

  關系高手

  結交官場 善打人情牌

  當時的行商做生意,都會給自己取一個商名,又因為他們為了行走政商兩界的方便,多會為自己買頂二品、三品的官帽,所以他們的商名中大多帶有一個“官”字,這個商名是可以世襲的,伍國瑩給自己取的商名是伍浩官,他就成了洋人嘴里的伍浩官一世。

  如果說怡和行在伍浩官一世手里只是初露鋒芒,而在伍浩官二世——伍國瑩次子伍秉均手里也是無功無過的話,那么正是在伍浩官三世——伍國瑩三子伍秉鑒操盤生意的30年間,伍家的資產總額達到了上文所說的2600萬銀元,數倍于清政府的國庫存銀。伍家的資產規模能如此爆發式增長,與伍秉鑒的人脈積累與關系經營能力實在密不可分。

  當時做行商,一頭是官府,一頭是洋人,兩頭都不好得罪。洋船一到,他們就得陪著笑臉,服侍粵海關的監督大人登船檢查,并全程代理進出口貨物的報稅事宜,洋人一旦被發現偷稅漏稅,朝廷對行商輕則罰款,重則將其充軍流放,一點情面都不講;行商還負有擔保洋人規矩守法的義務,一旦洋人惹是生非,倒霉的總是行商。比如,朝廷嚴令洋婦不得進入廣州,1830年偏偏有個英國大班的夫人在廣州城招搖過市,結果為洋人提供轎子的行商被關進了大牢,還沒等發配伊犁呢,就一命嗚呼了。不夸張地說,很多時候,行商都像是在官府和洋人之間走鋼絲,只有那些掌握了高超平衡技巧的人,才有生存的機會。

  在行商中,伍秉鑒算得上是一個走鋼絲高手。在官場上,他苦心經營,一步步積累人脈資源;浐jP的監督大人在洋船上無論看中什么樣的西洋珍奇玩意兒,他總會主動孝敬,名義上是賣,實際不過收一個零頭;朝廷一旦有需要,他也會大把撒錢,乾隆皇帝六十大壽那一年,怡和行一家就孝敬了7萬兩銀子,可謂大手筆;他還先后拿出上百萬兩銀子,給幾個兒子都捐了官職,伍家父子個個都有頂戴花翎,真是一門朱紫。伍家在河南海幢寺旁耗費巨資蓋起來的花園更是城中名流聚會宴飲的必到之地,連兩廣總督阮元也常到那里吟詩賞月。游走于政商兩界的伍氏父子深諳“朝中無人,買賣不成”的道理,所以毫不吝惜地撒出白花花的銀子,為怡和行織起一張縱橫交錯的保護網。

  面對洋人,伍秉鑒則以培植潛力股和打情感牌見長。相比瑞典商人和英國商人,美國人來得比較晚,船只也小得多,多數行商都怕他們不靠譜,不怎么敢和他們打交道,伍秉鑒是最早與美國人做生意的行商之一。美國旗昌洋行大股東顧盛居留廣州三十年,伍秉鑒細心照顧,跟他結下了很好的私交;后來,他經顧盛推薦,聘任旗昌洋行的另一股東約翰·福士擔任自己的私人秘書,長達10年之久;美商威廉·亨特初到廣州時,還是個不到20歲的“小番鬼”,伍家也熱情相待,照顧倍至。伍家“投之以桃”,美商“報之以李”,只要是帶有怡和行標記的茶葉,在美國總能賣得很好的價錢。

  以茶起家

  英人無茶不歡

  

  伍家大舉掘金

  在250多年前的廣州城,如果有誰不知道十三行行商領袖人物、怡和行行主伍秉鑒,就像現在的人們不知道比爾·蓋茨或馬云一樣,實在是太孤陋寡聞了。據統計,到19世紀30年代,伍家的資產總額已達到了2600萬銀元,與此同時,清政府的國庫存款也只有700多萬銀元,用“富可敵國”這4個字來形容伍家,似乎仍顯得過于謙虛了。

  倫敦:

  紳士不喝茶 體面保不住

  看官你要問了,如此有錢的伍家,其第一桶金是如何賺來的呢?對這個問題,就算你翻遍各種地方志,恐怕都很難找到答案。因為商人列居“四民之末”,就算再有錢,也很難享有載入地方志的榮耀,倒是美國旗昌洋行的商人威廉·亨特在其所著的《廣州番鬼錄》里留下了蛛絲馬跡,稱伍家原來長期在福建從事茶葉生意,在朝廷下令廣州一口通商后不久即由閩入粵,南下掘金。由此可見,伍家的確是以茶葉發家的。

  今天,研究十三行的資料汗牛充棟,我一個區區小記,萬萬不敢冒充內行。但以我膚淺的眼光看來,發家要講商業手段,更要講時代機遇,就如今天的互聯網大潮造就了無數財富新貴一樣,當時席卷英美的中國茶熱,正是造就伍家富貴傳奇的天時地利。

  1610年,素有“海上馬車夫”之稱的荷蘭人第一次將茶葉進口到歐洲,隨后中國茶漸漸風靡歐洲,其中又以英國人為最。1662年,嗜好飲茶的葡萄牙公主凱瑟琳帶著一小袋中國茶葉,遠嫁英王查理二世。很快,先是上流社會的婦女,然后是整個貴族階層,然后是所有負擔得起昂貴茶價的紳士和富商,都一窩蜂喝起茶來。倫敦最著名的咖啡館里掛起了中國茶葉的巨幅廣告;醫生們大力宣傳喝茶的好處,稱其能治療“感冒、水腫和壞血病”;喝茶成了人們身份與品位的象征,一個紳士如果不喝茶,簡直就沒法保住體面,經濟拮據者,甚至會冒著鬧肚子的風險,從銅壺上刮點綠漆下來,兌進水里,冒充茶湯。

  1757年,英國著名作家T·約翰遜在自畫像上寫下了這么一段幽默詼諧的話:“典型頑固不化的茶鬼,20年來唯以茶拌飯,茶壺鮮有冷卻時,與茶為伴歡娛黃昏,與茶為伴撫慰良宵,與茶為伴迎接晨曦!边@番話既是他自己,也是其數百萬英國同胞無茶不歡的生動寫照。

  廣州:

  怡和行問世 向英商放債

  英國人無茶不歡,茶葉進口量遂一路迅猛飆升。據美國著名學者埃里克·杰·多林的研究,凱瑟琳公主剛出嫁的時候,英國每年從中國的茶葉進口量只不過數百磅,到1770年,每年的進口量已躍升至900萬磅?垂倌懵晕l揮一下想象力,就知道這個市場的規模有多驚人了。這還沒算上北美殖民地的中國茶葉市場呢,要知道,北美殖民地的精英階層一向是以倫敦上流社會的喜好為風向標的。

  伍家的商業嗅覺是十分靈敏的,不然他們也不會在廣州“一口通商”后不久就南下掘金,而風靡歐美的中國茶熱無疑為其提供了巨大的市場機會。怡和行的創始人伍國瑩原本在行商之一——潘家的同文行打工做賬房先生,時機成熟后“跳槽”獨立創業。

  1783年,伍國瑩向朝廷支付了一筆不菲的牌照費用,成立怡和行,加入了壟斷外貿交易的行商之列。短短三年后,怡和行在二十家行商中躍居第六位,還有了向英國東印度公司放債的本錢。據著名學者章文欽的研究所得,1786年,怡和行對英國東印度公司的債權高達7萬兩白銀。

[1] [2] [下一頁]



[編輯:nimo]

分享到:4.49K

 視頻資訊:《品》欄目

《品》欄目
品時尚、品文化、
品人生——品質、品位
、品牌
怎样支付宝做任务赚钱是真的吗 吉林快三3走势图一定牛 股票配资炒股佣金 江苏十一选五今天结 双色球和大乐透哪个靠谱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河南省 75秒极速赛车开奖结果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号码是多少 东北期货配资网 排列5计划 体育彩票4十1开奖结果